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陈汉升萧容鱼沈幼楚 > 1062、我愿意! 15000字大章

1062、我愿意! 15000字大章

不想错过《零点看书》更新?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室友魏蓉虽然察觉出来这些药片不太正常,不过她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,自己和罗璇虽然相处的不错,不过更多是“孤立背景”下的报团,真正感情并没有很深厚。
  
  另外,罗璇的脾气并不怎么好,如果被拒绝还是自己丢面子。
  
  就这样一夜无话,第二天早上才6点多,女生宿舍楼上上下下就有了动静,毕业典礼8点就开始了,所以得提前准备。
  
  罗璇的宿舍也是如此,六个女生依次起来刷牙洗漱,不过因为小团体的存在,宿舍氛围还是不正常。
  
  四个女生谈论着“天气、毕业典礼的流程、父母谁会过来······”等等话题,罗璇和魏蓉很少开口,默默准备着自己的东西。
  
  大学宿舍闹矛盾太正常了,产生“小团体”也不罕见,当年金洋明就准备拉着杨世超,一起孤立戴振友,只不过被陈汉升拦了下来。
  
  因为一旦有室友被孤立,表面上小团体好像“胜利”了,其实整个宿舍的关系都被破坏了。
  
  试想一下,假如小金孤立成功,他和老戴在宿舍那么点狭小的空间里,两人擦身而过都不打招呼,不仅当事人心里尴尬,连陈汉升这个外人都很不爽利,更别说凑在一起喝酒打牌了。
  
  陈汉升那么喜欢热闹,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,事实上他的做法也非常正确,现在大家都毕业了,可是只要回想起602宿舍,每个人都非常的怀念。
  
  可惜陈汉升能够阻止自己的宿舍,但是对于罗璇宿舍只能爱莫能助,当然罗璇对这些也不怎么在意罢了。
  
  小师妹只在意陈汉升,吃完早餐后她和魏蓉来到学校的大礼堂,坐在自己的班级区域。
  
  礼堂里都是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,那些年轻的脸上充满着对毕业的兴奋,还有对未来的憧憬。
  
  8点的时候毕业典礼准时召开,学校领导和学生代表轮番发言,不过罗璇精神有些不集中,经常反复察看手机,好像在等着电话或者信息。
  
  魏蓉发现她的异常,主动问道:“叔叔阿姨几点过来?”
  
  拍毕业照的时候,很多毕业生父母都会来参加,魏蓉以为罗璇在等父母。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罗璇愣了一下:“我也不知道,他们可能中午到吧。”
  
  “不是在等父母啊······”
  
  魏蓉恍然大悟,那就是应该等着传说中的“陈师兄”了。
  
  魏蓉挺好奇的,陈师兄想象中应该是个说话温柔、笑容灿烂、大概率还带着金边眼镜的文科男生,这样才能和罗璇的性格互补。
  
  没过多久,罗璇终于接到一个电话,魏蓉本来没打算偷听的,只不过两人位置紧挨着,再加上她也很感兴趣,所以隐约听到了一些对话内容。
  
  对面似乎是个女声,语气活泼,年纪应该不大。
  
  罗璇压低着声音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阿岚······你哥过去接你了吗······我知道,要装作很惊喜的样子嘛······好了,那到时再聊······”
  
  罗璇没有说太多,不过挂了电话后她心情明显好了起来,魏蓉试探着问道:“同学要过来呀?”
  
  “不是。”
  
  罗璇摇摇头:“一个妹妹。”
  
  下面罗璇就比较积极参与毕业典礼的流程了,比如上台领证,比如拔掉学士帽上的流苏······
  
  只是罗璇领证的时候,会计学院的院长笑容和蔼,居然对她多说了几句话,虽然只是最常见的鼓励和祝福,不过班级同学和宿舍室友还是感到很惊讶。
  
  罗璇又不是优秀毕业生,只是大四才转学过来,摆明混毕业证的,学校能够同意说明她家关系很不简单啊。
  
  现在院长的举动再次验证了这个传闻,辅导员倒是很淡定,说明她早就心知肚明了。
  
  毕业典礼11点半左右结束,下面就是各个班级的拍照时间了,罗璇她们都汇聚在图书馆门口,家长们就在旁边等待。
  
  班集体拍完照以后,下面就是个人自由时间了,当年陈汉升毕业的时候,他有威信也有能力把全班同学捏合在一起,组织大家在建邺的各个景点里留念。
  
  这毕竟还是少数,绝大部分的毕业生都是在一种“匆忙、喧嚣、迷茫”的感受下离开学校的,多年以后回想起来,几乎对那天没什么印象了。
  
  不过在排列队形的时候,有些眼尖的同学发现,几个校领导居然出现了,似乎正和家长们进行交流。
  
  沪城财大的谈校长是一名非常厉害的经济学专家、博导、享受政府特殊津贴,他在国内经济发展研究史方面的声望,几乎持平孙壁妤教授在法律界的地位。
  
  现在他能够亲自接见,对方的身份肯定不简单。
  
  谈校长陪同的几个人里,有一对中年夫妻,男的魁梧健硕,女的皮肤很白,似乎是小有成就的生意人;
  
  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女生,垂肩的小短发,眼神古灵精怪,看起来聪明又活泼;
  
  不过这三个人话很少,谈校长更多和另一个年轻男人聊天。
  
  这个年轻男人穿着很随意,“短袖+短裤+平板鞋”看起来就和普通大学生差不多,可是他在全国闻名的经济学专家面前,神态潇洒自若,双手背负身后,墨镜下的一张嘴时不时的笑着。
  
  “罗璇。”
  
  魏蓉打量一会那对中年夫妻,不太确定的问道:“那是你的父母吧,他们来过宿舍的。”
  
  罗璇没有回答,她注意力都在那个年轻男人的身上。
  
  周围同学听到了,他们先看了一眼罗璇,不过没人吱声,又继续瞅着那几个人。
  
  很快,小女生率先发现了罗璇,举起手蹦跳着挥舞,然后拉着那个年轻男人走过来。
  
  年轻男人似乎没打算掩藏身份,他手里拿着一束送给毕业生的向日葵,一边走一边取下墨镜,等到露出“庐山真面”的那一刻,图书馆门口的毕业生们突然集体发出“卧槽!!!”的惊呼声。
  
  因为这是果壳电子的陈汉升啊,“果壳陈”在大学校园里的粉丝太多了。
  
  有些是“人物粉”,陈汉升两次创业,一起一落后又东山再起,改变了国内两大行业的格局,这些经历还是很有激励意义的。
  
  有些是纯粹的“壳粉”,当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手机还是6000元以上的奢侈品时,正是果壳电子把手机把价格打了下来,而且果壳快播、果壳社区、果壳云等这些软件很能抓住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需求,几乎人手一个果壳账号。
  
  还有些就是“爱国粉”了,陈汉升在韩国的经历让很多人路转粉。
  
  最后,还有一部分就是“颜粉”了,这是最不可理喻的粉丝,总之陈汉升知道还有这么个群体以后,本人都愣了很久,甚至还建个QQ小号混进群里,没事就听听他们吹嘘自己的容颜。
  
  所以陈汉升出现以后,同学们忘记了还在拍毕业照,下意识的全部涌上来,或者激动的打电话给其他熟人,赶紧过来见偶像。
  
  陈汉升一点架子都没有,笑吟吟的和大家打着招呼,包括回答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。
  
  “陈董,您来我们学校做什么?”
  
  有人大声喊道。
  
  “我一个朋友毕业了。”
  
  陈汉升回答道:“带着妹妹过来庆祝一下。”
  
  “噢~”
  
  大家恍然大悟,原来短发小女生是陈董的妹妹。
  
  “那您朋友是谁啊,哪个班级的?”
  
  又有人对这个问题感兴趣。
  
  “喏。”
  
  陈汉升冲着罗璇努努嘴,在众目睽睽之下,笑嘻嘻的把花束递过去:“小师妹,毕业快乐啊。”
  
  “······谢谢陈师兄。”
  
  虽然罗璇早知道陈汉升会出现,可是她依然很感动,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,不过最后还是凝成了一句“谢谢”。
  
  大学生都是很八卦的,他们看到这一幕,立刻打听起陈汉升和罗璇之间关系。
  
  “陈董。”
  
  马上就有同学问道:“我是铁杆壳粉,您在第一代手机发布上就承认已经有女朋友了,就是这位同学吗?”
  
  陈汉升早就预料到这个问题了,打个哈哈说道:“罗璇和我是港城老乡,高中也是同一所学校,彼此父母也是认识的,我今天正好有空,就和妹妹过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。”
  
  陈汉升没有正面回答问题,不过在听者的耳朵里,这就是一种变相的否认。
  
  罗璇自然也听出来了,原来还笑吟吟的俏脸突然冷了下来,固执而委屈的盯着陈汉升。
  
  “璇嫂子~”
  
  这时,陈岚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,她也挽住罗璇的手臂,亲热的小声叫唤。
  
  “你平时嗓门不是很大吗?”
  
  罗璇冷冷的说道:“为什么这个时候又不舍得开口了。”
  
  “嘻嘻~”
  
  陈岚也不反驳,只是用脸蛋蹭着罗璇的肩膀,这声“璇嫂子”要是给别人听到,哥哥又要陷入绯闻旋涡里了。
  
  “你和你哥一样厚脸皮!”
  
  罗璇推了几下没推动,也只能任由陈岚撒娇卖萌了,另一边陈汉升还在回答同学们的问题,画风很有他的个人风格。
  
  “陈董,三代手机什么时候上市啊?”
  
  “大概在8月中下旬。”
  
  ······
  
  “陈董,并蒂莲花主题到底代表着什么呢?”
  
  “先保密,说出去以后你们不买了怎么办。”
  
  ······
  
  “陈董,毕业后回老家发展怎么样啊,我老家黄冈的,您去过吗?”
  
  “很抱歉没有去过,但是我高中刷过你们那里的题,回家发展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。”
  
  ······
  
  “陈董,你已经有这么多钱了,是不是每天都很快乐啊。”
  
  “同学,你这个思想不对啊,有钱是买不到快乐的,但是很有钱的话,别人会想办法让你快乐的。”
  
  ······
  
  不得不说陈汉升这样的性格,很容易和这些学弟学妹打成一片的,以至于最后辅导员都在催促着赶紧拍毕业照,毕业生们才回到原位上。
  
  陈汉升也继续和财大校长说话,不过罗璇同学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,虽然早就猜到罗璇家里有钱,也挺有关系,没想到她居然和“果壳陈”认识。
  
  同宿舍的更不用说了,她们很清楚陈汉升就是那位“陈师兄”,罗璇经常和他打电话。
  
  不过这是现实世界,小团体的四个女生并不会像网络小说里那样,产生一种“早知道应该跪舔罗璇”的卑微想法,那样太幼稚了,不是一个成年大学生该有的思维逻辑。
  
  当然酸溜溜的感觉自然避免不了,虽然在大学里好像“赢了”罗璇和魏蓉,不过走上社会后,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成绩啊。
  
  相反魏蓉在沪城本地有房有户口,罗璇更不用说,她大概一生都不用为金钱发愁,再回想起宿舍那点小肚鸡肠的胜利,真是有些可笑了。
  
  其实除了小团体以外,魏蓉心里也有小九九,她把简历投了果壳电子在沪城的分厂,只是资历上还有缺陷,按照正常流程几乎不可能被录取。
  
  不过机缘巧合的是,罗璇的“陈师兄”就是果壳电子的老板,自己和罗璇也算是“孤立背景下”的战友了,不知道她能不能帮忙说些好话,增大自己进入果壳电子的机会。
  
  “罗璇。”
  
  魏蓉很清楚罗璇的脾气,所以也没有拐弯抹角:“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陈董,我有没有希望进入果壳电子啊。”
  
  罗璇很少过问陈汉升的生意问题,也就是三代机的主题太过敏感,所以她才要争一下。
  
  不过魏蓉的语言表情都很真挚,罗璇想起来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当其他室友都很冷漠的时候,就是这个沪城本地女孩吃饭时会叫一声自己。
  
  “我去问一问吧。”
  
  罗璇还是答应下来:“但是不一定能够成功的。”
  
  “没事。”
  
  魏蓉耸耸肩膀:“如果进不去果壳电子,那我以后就想办法嫁一个果壳工程师,谁让我那么喜欢果壳的logo呢。”
  
  班级毕业照拍完后,罗璇走向父母和陈汉升的身边,魏蓉在身后注视着她的背影,默默叹了口气。
  
  可能除了极少一部分以外,大学室友感情还是比较平淡的,毕业后的前两年,逢年过节可能还会联系一下,以后就是逐渐的杳无音讯了。
  
  “也不知道罗璇和陈董到底是什么关系。”
  
  罗璇对陈师兄的痴念,魏蓉是全部看在眼里的。
  
  ······
  
  中午的时候,谈校长邀请陈汉升去教师食堂“点评”一下口味,陈汉升也很给面子的没有拒绝。
  
  罗璇一家自然也是同行,这一路上时不时有些闻讯赶来的壳粉,他们手里拿个本子居然想让陈汉升签名。
  
  可惜陈汉升除了一个“阅”字写得最好看,其他压根拿不出手,不过他也有办法,大方的把“签名”换成了“合照”,壳粉们更加高兴了。
  
  吃饭的时候,谈教授和其他校领导聊着今年的经济形势,高校老师的理论水平很高,不过陈汉升实操意识很强,双方倒是讨论的很火热。
  
  罗海平和黄小霞都是不知道怎么插嘴的,尽管他们也有千万的资产,不过涉及“公司上市、行业震荡、金融风暴”这些字眼,老罗也是一头懵。
  
  罗璇虽然也是似懂非懂,不过她就喜欢陈师兄吹牛时的豪迈作派,有时候饭都不吃了,就这样痴痴呆呆的瞅着陈汉升。
  
  “罗璇毕业后不能留在国内,她对陈汉升还是贼心不死。”
  
  黄小霞注意到这一幕,忧心忡忡的和丈夫说道:“不然迟早倒贴给陈汉升了,我想送她去国外读会计研究生,你觉得如何?”
  
  “我觉得并不怎么样。”
  
  罗海平想了想说道:“先不谈罗璇答不答应,如果她读完研究生以后,还是这样缠着陈汉升,你准备继续送她读博士吗?”
  
  “······反正我不管。”
  
  黄小霞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陈汉升孩子都两个了,我不能看着她踏入泥淖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谈,先撑过这三年再说,如果她不答应,我就死给她看!”
  
  “你干嘛老是这样啊。”
  
  罗海平不满的说道:“罗璇坏脾气就是跟你学的,动不动就钻牛角尖。”
  
  “你好意思说我?”
  
  黄小霞也扯起了旧历史:“要不是你以前经常和我吵架,没有给罗璇一个温馨的家庭氛围,她会把陈汉升当成人生依靠吗······”
  
  这对还没有复婚的前任夫妻又吵了起来,只是动静有些大,以至于其他人都注意到了。
  
  陈汉升没有说话,罗璇皱起了细细的弯眉。
  
  谈老校长作为东道主,他虽然不知道两口子闹矛盾的原因,不过很有礼貌的找个话题岔开了。
  
  “陈董啊,你既然吃了这顿饭,我就要和你提点意见了。”
  
  谈校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:“果壳为什么不来我们学校校招呢,你们不能只盯着复旦交大这些985高校啊,财大的本科生看不上,可是我们还有研究生和博士呢。”
  
  “还有这回事吗?”
  
  陈汉升说道:“校招计划我一般不怎么过问的,回去后了解一下情况,争取明年来沪城财大招揽一些人才。”
  
  这个是实话,陈汉升哪里有空管这些琐事,其实在高管成员中,也就果壳网络的董事长黄立谦对这方面比较积极。
  
  老黄是复旦博士毕业,大概是因为“出身原因”,对于那些投递简历的工程师,老黄非常看重他们的学历。
  
  网络部流传着很多这样的段子,比如中科大有个优秀博士,他发表过N篇SCI一作论文,黄立谦知道后,亲自带着合同去堵门邀请。
  
  结果人家还不乐意,表示果壳电子目前没有适合他的研究项目,而且阿里那边也开出了高薪聘请。
  
  黄立谦当即承诺,同学你喜欢什么样的项目,我们就立刻上马项目,喜滋滋的把这个宝贝请回来以后,老黄还在董事会上面邀功。
  
  还有一个通信专业的复旦硕士,据说他研究生初试成绩是牛逼哄哄的442分,黄立谦特意和这个小师弟碰了一面,当晚就开出了一份毕业后来果壳电子就职的培养合同。
  
  至于有本事的留学人才,黄立谦更是不遗余力的挖掘,久而久之果壳就成了一个吸引凤凰的梧桐枝。
  
  在网上还得到一个戏称叫“桃厂”,大概因为果壳logo中的“♥”衍生出来的,同时获得类似绰号的,还有腾讯的“鹅厂”,华为的“菊厂”······
  
  陈汉升把中科大博士和复旦硕士这两个段子讲给大家听了以后,桌上的人都哈哈大笑,罗璇也把室友魏蓉的请求讲了出来,陈汉升直接说道:“没问题,让她去找沪城分厂的人事吧。”
  
  果壳连高薪工程师都养得起,多培养一个财会人员还不是小case。
  
  因为“放不下但是又接受不了”的心思,陈汉升对小师妹始终有些愧疚,所以只要不是“生孩子”这种要求,他一般都会满足的。
  
  吃完饭以后,学校领导全部告辞离开,这个时候罗璇才问道:“罗海平,你们刚才为什么吵架,如果不能好好过下去,干脆别复婚了。”
  
  “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?”
  
  老罗还没吱声,黄小霞率先开口了:“我和你爸已经决定,打算送你出国读研,深造一下会计知识······”
  
  陈汉升听到“出国读研”这个字眼时,神色不易察觉的动了动。
  
  黄姨的心思很好猜,无非是用距离继续间隔自己和罗璇,不过这样安排对陈汉升挺友好的,罗璇出去读书两三年,再回来时陈子衿和陈子佩都长大了,他也就有多余精力处理和小师妹的关系。
  
  “我不去!”
  
  不过,罗璇毫不犹豫的拒绝了。
  
  “你必须去!”
  
  黄小霞也很硬气。
  
  母女之间瞬间剑拔弩张起来,陈汉升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开口,他现在不管支持谁都不合适,所以干脆装哑巴了。
  
  “反正还有老罗。”
  
  陈汉升心里这样想着。
  
  不过罗海平也是狡猾,他虽然看起来浓眉大眼的,实际上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又怎么可能真的憨厚,他转手就把陈汉升拉下水了。
  
  “汉升啊。”
  
  罗海平一脸严肃的问道:“我们两口子正为这事正烦恼呢,你觉得罗璇应不应该出国?”
  
  “我靠!”
  
  陈汉升心想老罗你良心大大的坏掉了啊,我的身份适合表态吗?
  
  支持罗璇出去,小师妹以为自己嫌弃她了,肯定会难过伤心;
  
  不支持罗璇出去,那就是和黄姨唱反调,而且也不符合自己的“利益安排”。
  
  “对啊。”
  
  黄小霞也是反应过来了,连忙问道:“汉升,你也来评评理。”
  
  “我啊······”
  
  陈汉升噎了一下,他瞅了眼罗璇。
  
  小师妹肯定是不想离开的,她就等着毕业后去找陈汉升呢。
  
  不过她现在也想听听陈师兄的答案,眼神里充满期待。
  
  “啧啧······”
  
  妹妹陈岚也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她尴尬的都想回学校做实验了。
  
  “嗯~”
  
  不过陈汉升很冷静,沉吟着说道:“读研我是支持的,毕竟多学点知识,总归没有坏处······”
  
  这句话没说完,他立刻察觉到身边罗璇的呼吸突然沉重起来,而黄小霞紧绷的脸色略微放松,如果陈汉升支持的话,这件事十有八九能够成功。
  
  “不过呢······”
  
  陈汉升突然一个转折:“我觉得也没必要去国外读研,其实建邺也有很多会计专业很好的学校啊,我有个秘书就是审计学院毕业的,实在不行的话,还可以去母校建邺财大······”
  
  “嘿嘿~”
  
  陈岚差点没忍住笑出声。
  
  这个回答多损啦,因为黄小霞让罗璇读研是假,避开陈汉升才是真,结果陈汉升故意假装不知道,甚至提议回建议读研。
  
  这样既“支持”了黄小霞,也没有得罪罗璇,罗璇也马上说道:“去建邺读研,这个我同意。”
  
  “我不同意!”
  
  黄小霞哪里能答应,还用眼神示意老罗出声帮腔。
  
  罗海平摇摇头,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继续硬碰硬了,那样只会激发罗璇的逆反心理,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口才能交流。
  
  ······
  
  虽然“读研”这个问题没有谈妥,但是并不影响下午罗璇和陈岚在学校里各个景点拍照,沪城财大作为百年老校,虽然面积不大,值得纪念的地方真的不少。
  
  在春晖湖附近拍完照,罗璇坐在石头上稍作休息,陈岚的精力充沛,自己拿着单反相机到处“咔擦,咔擦”的取景。
  
  陈汉升也比较忙,经常有下属打来电话,商量着一些工作情况。
  
  黄小霞依然想着如何劝导这个固执的女儿,老罗左右打量一下,他觉得这个时机不错,慢悠悠的走到罗璇身边坐下。
  
  “咳!”
  
  罗海平轻轻咳嗽一声。
  
  “怎么?”
  
  罗璇转过头:“有话和我谈?”
  
  “是。”
  
  老罗微微颔首。
  
  “切~”
  
  罗璇并不在意,嗤笑一声说道:“你是不是也想劝我出国读研呀,还想说陈师兄不是个好男人,可是罗海平你别忘了,你自己在外面养过小三的,而且性质更恶劣,陈师兄至少没有结婚,不算婚内出轨。”
  
  罗海平叹一口气,也就是亲生女儿敢这样说,换成别人他早就一拳打过去了。
  
  “我没有想劝你出国读研,老实说我也不是很同意这个做法。”
  
  老罗锤了锤大腿,平静的说道:“另外,也正因为我也不是个好男人,所以特别的理解陈汉升。”
  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提到了陈师兄,罗璇果然有了兴趣。
  
  “首先要说明一点,汉升对你肯定有感情的,不然他那么忙,哪里会抽出一天时间,专门过来庆祝你毕业。”
  
  罗海平也是个老江湖了,同时很了解自己的女儿,话题切入的很流畅。
  
  “陈师兄肯定对我有感情啊,如果不是沈幼楚和萧容鱼,我和陈师兄都要结婚了。”
  
  罗璇昂着头,同样自信的说道。
  
  “那你知道原因吗?”
  
  罗海平问道:“为什么会被她们抢走陈汉升?”
  
  “因为她们比我漂亮一点。”
  
  罗璇不假思索的回道。
  
  “我觉得不是这个原因,相貌是各花入各眼的。”
  
  罗海平自然不会承认女儿比其他人差,他缓缓的说道:“真正的原因还是你不够了解陈汉升,虽然你和他认识将七年了,但是你能猜到他心中所想吗?”
  
  “我·······”
  
  罗璇顿了一下,嘴硬的说道:“我当然能猜到了。”
  
  “那你知道吗,其实陈汉升也是希望你离开的。”
  
  罗海平目光炯炯的说道:“至少两年内他是这样希望的。”
  
  “胡说!”
  
  罗璇根本不相信,陈师兄刚才还想把自己留在建邺。
  
  “哼!”
  
  老罗冷笑一声:“他那样回答只是因为不希望你难过,其实内心未必这样想,所以我才说你不够了解陈汉升。”
  
  “你想挑拨离间?”
  
  罗璇很不高兴。
  
  “并非如此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赘婿 剑来 大医凌然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